安然然然

这里安然,目前主居刀男坑,杂食,乙女向腐向都吃,基本没有雷点。画手+写手,属于比较自我娱乐的那一类,但是真的很好处请相信我!如有约稿直接私信就好,长期接稿ww特别想和大家混熟!

算是互绘!对不起我太菜了qwqqqq

是 @MaorLee马奥 家的默!先试着画了太太家众多审神者中最喜欢的一个www剩下的会全部画完因为真的好可爱呜,衣装是个人捏造还请不要介意,如果有什么地方画错了还请不要留情的鞭挞我xxx

谢谢太太的粮!!!

MaorLee马奥:

【现在不行哟~光忠?一会儿再说~】
@安然然然 小姐姐家的男审千叶宗嗣!!戴眼镜的老烟枪【划掉】小哥哥可以说是非常可爱了诶嘿嘿嘿_(:D」∠)_
一说到光忠不知为何脑海里出现的就是这样的画面😂😂【不知道相处方式有没有ooc呢慌张_(:з」∠)_】
还有我的妈微信的新界面真!的!好!丑!!去你的自动更新!!!

告诉你一个我的故事

一个画手的挣扎,尝试产粮写文x

写的不入眼请见谅qwq

题目来自某年某地中考作文题



告诉你一个我的故事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清安,历史向,安定视角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茶凉半盏立黄昏,无人问我粥可温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题记

我曾经以为我永远不会对其他人说起这个故事,但我终究还是失算了。这个故事可以很短,也可以很长,不如我先简短的和你说说看,你要是觉得这其中有意思了,我再继续下去。

我有一个朋友,我从小就和他待在一起,后来我们拿起了刀,他总是比我厉害,再后来啊,他成了我的恋人,怎么样,很幸福吧。只是我没想到他是个骗子,明明说过和我过一辈子,自己却先离开了。

不是的,并非你想象的那样,他没有去另寻新欢,他只是在躲我,躲到三途川的另一边去了。

是不是很有意思,那我细说下去吧。我和他是在冲田君家长大的,对,就是新选组那位冲田总司。他有着很好听的名字,叫加州清光。我刚认识他的时候他也才到冲田君腰那么高,我嘛,我就更矮了,到清光肩膀那里。我比他小,他却不会让着我,冲田君给我的点心他也要抢,做了错事还归在我头上,还挺会使唤我。

但我仍然像个小跟屁虫一样跟在他背后,他虽然会欺负我,但却是个很温柔的人,温柔的眉眼间可以滴出水的那种,这样的表情我只看他对我一人露出过。

真是很美好的回忆呢,和他一起生活了那么久。

后来他背着冲田君给了我一个发卡,小女生用的那种,粉色樱花的发卡,可好看了。那时候他把发卡举到我面前,我刚想伸手拿,他就把手缩回去了,轻轻揽过我的发丝,帮我别了上去。我还记得我伸手摸了摸,他却说出了我这辈子都难忘的话,他说,收了我的东西,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了。

我不知道我脸红了没有,没有人知道。

从那以后我俩真成了恋人,虽然没人说,但新选组里其他人都知道,因为这事我还经常被和泉守调侃,不过随他们说去吧。

我知道我们注定有分离的那一天,我只是没想到那一天来的那么快。

冲田君带他去了池田屋,他走之前我还给他理了围巾,他要伸手抱我,我却躲开了。

你说人怎么就那么不知好歹呢,我如果不躲的话,还能多和他待一会儿呢。

他再也没回来,我也没问冲田君,我什么都知道。

我悄悄把他的东西全收进柜子里,我以为我不去看就不会再想起。但是我错了,我看不见他的东西,却闻得见他的气息,我总以为他还在我身边,直到我夜晚从武馆归来,看到空荡荡的床,我才明白我失去了整个世界。

抱歉啊,话讲的有点多了,你说什么,啊我哭了啊。

真是抱歉,让你看到我这狼狈的样子,我只是……只是……想他……


cp23的寄售物品宣传!欢迎大家激情转发,cp23结束后在转发里抽一人送全套钥匙扣!希望大家看到最后!

有没有太太可以接cp23刀男周边寄售的哇!
我刚刚从乡下来第一次想要参展什么也不懂xxx
其实是想爆肝弄点刀男周边参展这样的qwq寻找一位可以接寄售的前辈!

烟秋

呜谢谢谢谢!!!!超级喜欢了!

百无一用的megumi:

送给 @安然然然 小姐姐

是她家男审

无cp的日常短打







“叽啾、叽啾……叽啾!”




滚圆身材的麻雀落在残着几片焦边枯叶的枝头,朝一旁的同伴努了努身子想叫其给它腾些位置,不料被挤得不耐烦的先来者台起爪一脚把它踹了下去。




被障子外的纠纷惊扰,青年揉开了略微浮肿的双目,伸出原叠在颌骨下的精瘦手臂,循着记忆摸索着搁置在桌上的眼镜。




“啊,您醒了呢。”




拉开纸门的少年一头银色短发,两颗翠玉似的眼眸闪着几点星光,温润而善解人意。




“昨晚您又熬到很晚呢,还是要注意休息才是。”一边展开叠在一起镜架,一边建议般地叮嘱道,刚刚做完了内番,萤丸身上沾染着稻草若有若无的淡香。




“哦,好。”




稍稍偏过头去,顺利让近侍为他戴上了眼镜,视野终于明晰起来,擦得洁净的镜片下,他金色的眸子亮眼而艳丽,下行的眼角却牵带着零星懒散。关合上桌案上的笔记本电脑,略略舒展过身子,青年缓步走向门外。




昨夜灵感翻涌,直至临近拂晓十分才就地睡去。




浑身酸痛啊。果然,身体还是有点吃不消……




侧身依靠着漆成朱红的木橼,青年自袖内掏出方形的烟盒,抽出一支夹在指间。是不错的上等货,那位上次来委托的小姑娘果然豪爽。




近侍拿出打火机按开火苗,熟练地将青年二指间的香烟翘起的那端点燃。




“今天的远征名单是?”




缕缕灰白的烟雾于晴空中起舞。




“一会儿安排。”




审神者似是满足地微笑着,又是一阵吞云吐雾,轻轻乜起双眼,任微寒的风理乱了他浅栗色的长发。





【END】



那个…有没有好心的人愿意画/写一下我家的男审,叫千叶宗嗣_(:з」∠)_就金瞳+灰紫色睫毛,烟酒不离手的那种总受向审神者…呜真的想看看你们笔下的他,我可以互绘你家婶的形象哇